东向

总有回家的人,总有离岸的船。

请假一个月。

【锤基】孤独又灿烂的神—鬼怪AU——小日常

今世的甜蜜日常
超短的
不定期更新
原文看评论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hor坐在电脑前,在工作。
整个房间只有他的电脑屏,和桌上的小台灯发出微弱的光。
“今天吃什么?”
Loki坐在地摊上,手里剥着橘子。
Thor闻言,停止了在键盘上不停的敲打的手,他深吸一口气,靠在了椅子上。
“你想吃什么,还是去吃拉面?”
Loki掰了一瓣橘子,放进了嘴里,然后又掰了一半起身喂给了Thor,“你工作做完了吗?”他问。
Thor离开了椅子,但电脑却没有关。他转身取下衣架上的大衣,扔向Loki。大衣一下就把Loki盖住了,等他把大衣从头上扯下来时,他看见Thor已经穿上了他自己的大衣。
“走吧,等什么。”Thor笑着说。


在Thor的家附近,有一家拉面店。他经常和Loki一起去那里吃饭。
“嘿,你们来了。”
店主在吧台前,脸色不太好,他看到前来的二人又突然变了出了笑脸,与Thor拥抱。
“你怎么了?这么愁眉苦脸的。”Thor问。
“啊——我可能……要关店了,不干这个了。”他苦笑说。
“为什么?”Loki问。
“因为……很多事情。”
店主拍了拍二人的肩,拉着他俩到座位上。他的妻子他们做好了拉面, 放在了桌上。
“这顿我请了。”店主笑着说。“仔细一想,我已经在这里干了七年了啊。”
他看着二人,本想多说几句,但是又被其他客人叫去了。
Thor看着他忙碌的背影,叹了一口气。
“已经四年了。”Loki突然说。
“什么?”
“我们认识他已经四年了,从第一次你带我来这里计算。”Loki说。
“不是哦,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还长啊。”Thor说,
“……”

“这是服了你这脑袋,以前就是这样。”
“嘿,你小心烫。”
Loki极其自然的从Thor碗里挑出一块牛肉,放进了嘴里。
“啊,又是这句话。在我们刚认识不久你就这样说我。你以前一定认识我。”接着,Thor把自己碗里的肉都夹到了Loki碗中。
“对啊,我认识你。”Loki笑着说。
Thor有点惊讶,以前他说这个事Loki都会习惯性的否定。他不再说话,满怀期待的等着Loki的后话。


“嗯……你以前特别傻,被我骗的团团转。”Loki笑着说。
“什么时候的事啊?”
“一千年前。”
“……”Thor无奈的看着Loki,以为他在逗他。
“你那时候很爱很爱我。”
“行了,不要在逗我了”Thor打断这个话题,但他又添了一句:
“我现在也很爱你。”

【暴卡】killing me
第四章
醒来发现被屏蔽了。
开的一辆超级超级小的破车
我真的不会写车
凑合看吧
前三章合集

【EC】戒指

小甜饼


@Eyer 给我兰兰绑输的


名字不知道起什么,狗任兰进来起名


想到很久以前在微博上看的那个老万用废铁在天空中拼出一个“谢谢你,查尔斯”的剧情。

但是具体的我忘了。。。


第一次写EC

真愁啊啊啊。


凑合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直至十七世纪初,这个现象才有所缓解。”

查尔斯坐在轮椅上,看着这几个动不动就低头做笔记的学生,笑的有些无奈。

“好了,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他把双手放在腿上的书上,左手轻轻敲打着书面,等着学生的提问。

不过他没有等到该有的提问,等到的却是最小的那个男孩的一句“下雪了。”

年龄较大的女孩皱着眉,对着男孩小声说:“我们在上课。”

虽然是在上课,但是学生们思想都被男孩的一句“下雪了”吸引了过去,他们的目光纷纷投向窗外。

雪花在风中无声的飘落。

查尔斯笑的更加的无奈,他说:“好了,就到这吧。如果有不懂的话就来问我。所以——去看雪吧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学生们叽叽喳喳地就冲出了房间,但却有一个男生留下了。

“怎么了,莱斯?是不是有问题?”查尔斯笑着对他问道,他抬起右手,手心向上,很明显的示意让莱斯把他不懂的那页面递给他。

莱斯点点头,把手中的书翻开递给了查尔斯,并说:“教授,我不懂这个……”

莱斯看着查尔斯接过他的书,他只看了一眼书上的内容,随后就笑了。他招手示意莱斯过来看书,莱斯把头探了过去,看着书上的内容,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。

莱斯奇怪的抬头,只见查尔斯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“莱斯。”查尔斯叫道,“对不起,我现在不能为你解释这个了,今天晚上还会有一节课,我那时再为你解答好吗?”

莱斯一头雾水的点点头,然后离开。

查尔斯无奈的摇摇头,随后控制着轮椅走出房间。

——你在哪?

——你出来就知道了。

艾瑞克坐在泽维尔天才学院的其中的一个房顶上,脸上挂着一个奇怪的笑,看着查尔斯控制着轮椅,走出大门。

他抬起右手,查尔斯就被他的轮椅带到了房顶。


“好久不见——”艾瑞克背过手,站在查尔斯面前笑着说。他身着一身很简单的休闲装,脖子上围着条灰色的围巾。此时雪已经下大了,鹅毛般的雪花落在他的肩上,再被风吹走,散落在空中。


“哦你真是——吓到我了。”查尔斯被带上来之后,还紧紧抓着轮椅的把手,看样子确实被吓到了。

艾瑞克还是笑着,没有说话。

“怎么,心情这么好?”查尔斯没有问他的不请自来,也只是抬头,笑着看着他。

艾瑞克挑眉,转过身俯视泽维尔学院,漫天的雪花无声的落着。

他之后又转头看了一眼查尔斯,抬手解开了脖子上的灰色围巾,然后附身为查尔斯围上。

“就是很好。”艾瑞克在他耳边说。

查尔斯双颊微微发热,他低头不自然的咳了一声,之后又抬头对他挑眉,说“说实话,我刚才确实有点冷。”


“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。”艾瑞克抬手拂去艾瑞克发上的雪,说。“听说北街举办了一场嘉年华,去看看吗?”

查尔斯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轮椅的把手,等敲打到第三下,才轻轻点头,说:“走吧。”

艾瑞克先是控制着身上的金属带着自己落到地上,然后他站在地上,仰视着屋顶上的查尔斯,他抬手,控制着查尔斯的轮椅,把他带了下来。

“走吧。”

艾瑞克走在前面,查尔斯在他身后。他控制着查尔斯的轮椅,用与他相同的速度移动着。

当快要走出校园,艾瑞克突然停下,转头对查尔斯说:“对了,你找个人去操场北面把我捆住的那两个人放了吧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进来的时候,他们不自量力,要打我。我把他们用铁棍捆在了操场北边。”

“……”


北街离泽维尔天才学院不远不近,艾瑞克和查尔斯在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聊着聊着就到了。

二人走进嘉年华,就看到了一个射击墙,墙上有很多的小娃娃,最边上挂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一元一发”。

桌前有个男生,正在掏钱。

艾瑞克突然笑了,低头对着查尔斯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。

查尔斯挑眉,看着他会有什么动作。

桌前的男生拿了枪,对准了墙上的娃娃。

他看着男生开枪,发出特制的子弹,直直击中了一只娃娃。

艾瑞克极其不自然的皱起了眉头,然后转头看向查尔斯。

“这个子弹不是金属制品。”查尔斯忍笑说。

“……”


艾瑞克红着脸,带着查尔斯离开了那个丢人的地方。


之后他们走到嘉年华的中央,被一个女人拦住了。

“先生们,来做个免费的测试吧。获胜的话有奖励哦!”女人笑着说。

艾瑞克对她口中的测试并不感兴趣,可是女人并没有看出来,还在努力的邀请他,

“这是测试友情的,我看您和您朋友感情这么好,一定会赢的。”女人说。“我们已经有了三队嘉宾了,如果您来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她拿着一张表,示意他们同意的话就来签字。

艾瑞克闻言没有回答女人,而是挑眉看向查尔斯。可后者正在专注的“观察”一旁写着奖励的透明玻璃箱。

里面有一盒跳棋,和一个戒指。

随后他感受到艾瑞克的视线,转头对着艾瑞克笑了一下:“你想试试吗?”

“测试我们下一秒就能分道扬镳的感情吗?”

查尔斯被这一句话逗笑了,看得出来他对此还是有些兴趣,但是他还是拒绝了。

“我们还是别参加这个了。”他说。

艾瑞克点头,没有问他为何拒绝。

“不过……小姐——”查尔斯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女人,他指着玻璃箱问:“请问它可以卖给我吗?”

女人犹豫了一下,点头说可以。


之后,他又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。

他就这样被艾瑞克带了出来,没有带钱包。

他抬头看向艾瑞克,之后又意识到:

艾瑞克……他没钱。

“走吧。”他无奈的说。


二人绕了很长时间,他们把嘉年华所有的地方都绕遍了,最后停在了附近的咖啡厅休息。

查尔斯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雪,脸色并不是很好看。他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变种人的未来,当然免不了一顿吵架。

关于艾瑞克的那句:“下一秒就能分道扬镳的感情。”他说的一点也没错。

但是他说漏了一点:“在针锋相对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心平气和聊天下棋。”

他们的感情就是这样。

“难得我心情这么好,我们没必要把时快浪费在吵架上。”艾瑞克开口,然后起身在查尔斯的咖啡杯旁放了个东西。

查尔斯转头,看向多出来的东西——是玻璃箱里的那个戒指。

“这不是你想要的吗。”艾瑞克说。

查尔斯不自然的咳了咳,无奈的说:“我想要的是跳棋……”


“我知道。”艾瑞克说。

“跳棋我弄不来,只能弄来这个。”

他的脸突然的红了起来,不自然的转头,去看窗外的雪。

查尔斯静静地看着他,然后偷偷的笑了。


后来啊,这个戒指留在了查尔斯那里,他总带在身边。

再之后,他与艾瑞克能静下心来下盘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

又过了很多年,艾瑞克伤害了很多人,也间接伤害了他。

但他还留着那个戒指。



“教授!你快看天上!”

查尔斯正讲着课,一个男孩突然闯了进来。

他被男孩推出房间,到了室外。

查尔斯抬头看向天空,空中飘着几粒雪花,还有那由各种金属组成的:“谢谢你,查尔斯。”


查尔斯很是无奈,就在几天前,艾瑞克还在和他对着干,因为法案的事,艾瑞克差点丢了性命。


——你在哪?

——你不必找我,查尔斯。


查尔斯睁眼,看着天上的金属慢慢散落。然后感受到脖子上的链子突然断掉,一个微凉的东西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。


【锤基】孤独又灿烂的神—鬼怪AU——

地狱使者基—

前世恋人锤—

孤独又灿烂的神—鬼怪AU

名字想不出来,求大家出个名字吧。

没看过鬼怪的朋友了解设定看评论

我瞎写的

Bug很多

凑合看

“杰尔·史密斯,三十三岁,2016年八月十二日17时三十二分,死亡。”一身西装革履的地狱使者Loki,站在男人的身后用着冰冷的声音说着。而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尸体,长着和男人一一样的脸。

“我……死了吗?”

Loki面无表情的点头,然后把男人的灵魂带入自己的茶馆。

男人坐在Loki面前,桌上是Loki为他倒好的茶。

“喝吧,这能让你忘记今世。”

“不喝……会怎样?”

“我不会强迫你喝,”Loki说,声音还是那样的毫无温度。“不过,你会被今世的记忆折磨。”

这是他面对那些死灵的提问,所做的回答,永远都是这样。

而之所以会有这个说辞,不过是因为那个鬼怪,他看着人世间的生命循环,永远的无法忘记一次又一次的死亡。

他可从未体验过,他是地狱使者,是个罪人。

夕阳浮在水面上,泛着金色的光的江水轻轻向他流淌,流进夕阳里,不知去向。

Thor手里拿着画笔,坐在桥上。夕阳的光照在他脸上,有些温暖,有些孤独。

他面前的画板只勾勒出了简单的轮廓,他再怎么快,也不会完成这幅画了。

他从记忆起便孤身一人,父母不知去向,也不知道他们是谁,姓什么。

一个人稀里糊涂的靠着资助的钱加上自己打工的钱上了大学,之后找了个还不错的工作,一个人生活在这里。绘画是他的爱好,但很显然今天他来晚了。

年过三十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。

Thor一身休闲装,站在街上。店铺的彩光五颜六色的,晃着他的眼睛。

今天单位放假了,圣诞节。整条街上除了那些摆地摊的,就他一个人单着。

Thor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回家,他家附近有一个阿婆,每天都会在桥头卖一些杂货。他以前路过时看到了一个小锤子玩具,木质的,还有暗红色的纹路,好像被血浸染的。那时着急上班,没有买。现在他突然想了起来,走到阿婆的摊前。这摊前还蹲着一个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,很瘦。索尔在他旁边蹲下,看了几秒就找到了那个木质小锤子。对此他还挺开心,直接上手把那个小锤子拿在了手中。

而随后他意识到,这个锤子也被身边的男人看中了,他的手现在就尴尬的停在之前放锤子的那个格子的上方。

“……呃”Thor抬头,那个男人正看着Thor,眼里情绪翻涌。

Loki看着这个男人,瞬间红了眼眶。

悲伤咬蚀着他的心脏,喉咙好像被人捏紧。

Thor立马站起来,而Loki也随之起身,站在他面前,正对着Thor。Thor被这个男人吓到了,他看着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他的眼中渗出,顺着脸颊流下。

只因为他抢了他看上的玩具,他就哭了?

“喂……你……哦老天,你怎么还哭了”Thor对于他的泪水茫然无措,他把拿着锤子的手抬在二人中间,问:“你……你要这个小锤子吗?”

Loki盯着他,听到他的话时才反应过来,他急忙用手擦掉脸上的泪,然后问:“你是谁?”

Thor被他问的毫无头绪,那只手还抬着,他想了一会,又突然的笑了,他张开双臂向前:“我叫索尔,嘿别哭了兄弟。”

Thor本想给这个男人一个拥抱,但被他避开了。

Loki看着Thor尴尬的放下手臂,停在他身前。

“OK——”Thor尴尬的说,然后把小锤子递给Loki,说:“呃——给你吧。”

Loki没有接过,而是把手放到Thor的手的下方,等他放开。

Thor把小锤子放到他手上,看着他迅速的收回那只手,心里略微有些不爽。

“二位——这个锤子你们谁付款呢?”阿婆脸上挂着一个诡异的笑,问。

Thor从口袋里套出一张十块钱,放到了阿婆的钱盒子中,说:“我付钱,不用找了。”

他看着面前因为这一点“小事”就流泪的男人,和他一身的西装一点也不相配。这个男人接过锤子之后就一直紧紧握着锤子不说话。

Thor在等着他说话,而看样子他却是在等Thor说话。

“呃……”Thor开口打破沉默的氛围,他抬手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,说了一句:“我先走了。”随后不等男人回答——他想男人也不会说什么,就转身准备走人。

可谁知他还没迈出第一步,就被男人拉住了衣角,他转头看着男人再次湿润的眼睛,听见他说:“Loki,我叫Loki。”

Thor看着他,先是愣住,然后反应过来,转身对着洛基笑,“OK——Loki,那里第三个是我的家,有我名字的,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,来找我吧。”

Loki看着Thor蓝色的眼睛,心中的悲伤又不知为何的又升高了一度,他对着Thor点点头,然后放开还在抓着Thor衣角的手。

Thor笑着,看着Loki,后退了几步,然后转身离开了那个地摊。

他走到家门口,看到一旁的公交车站的牌子上换了一个广告,上面印着很显眼的一句:“什么是一见钟情?”

Thor看着那个广告,不自觉的笑了出来。

“就是……看到他我就突然的悲伤,很悲伤……心很痛,跳的也很快……”Loki手里拿着地狱使者特有的帽子,坐在公园的躺椅上说。

他坐着一个男人,也是地狱使者。

“哦,老天!你应该是一见钟情了!”这个地狱使者说。“这真是太浪漫了!”

“浪漫?”Loki转头看他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“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有罪之人吧,别想那些正常人的事了。”

“嘿——你别这样悲观嘛,你说我们除了这些该死的工作任务,不病不老不死,还有那些小小的能力之外,和人有什么两样?你说,我们不吃,会饿。不喝,会渴。不睡,会困。这和人没什么两样嘛。 ”他对Loki说。

Loki摇摇头,他抬头看向天空,有几粒星星闪烁。

“我们和他们不一样……我们有罪……”Loki说,随后他又低头,看着手中的玩具锤子,低声呢喃:“Thor……你是谁呢。”

Loki所管辖的就是这个小城市。
这就代表着,他们很容易再次碰面。

Loki走在桥上,还是那一身黑色西装,手里拿着地狱使者特有的帽子。

太阳快落下了,水面映射着金色的光。

当他快要走尽这座桥时,他看见桥头坐着一个男人,背对着他,这个男人有一头好看的金发,但在夕阳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暗。他前面有个被支起的画板,脚边是一些混杂的颜料。

Loki在原地愣了一会,随后才反应过来是谁。他迅速的转身后退一步,然后戴上了帽子。

Loki戴上帽子之后并没有行动,他先是站在原地盯着Thor,确定他真的没有看见自己之后,才向他走去。

等他走近Thor,看清他的画时,脸颊瞬间烧了起来。

Thor没有画风景,画的是一个人,画的就是Loki他自己。

画的就是,他在他面前流泪的样子。

Loki呆呆的站在Thor的身边,盯着Thor小心翼翼的为画上的自己上色。

就在他准备走时,Thor电话响了。

Thor放下画笔,起身掏出裤子口袋里的手里,离开画板走到一边,靠着桥的围栏与电话那头的人对话。

Loki看着Thor,又看了看画板上流泪的自己,不知是出于什么思想,趁着Thor的目光不在这边,他把画拿了下来,小心翼翼的卷起来,放到自己的口袋里。

然后走到桥头的柱子边,摘下了帽子。

Thor正打着电话,转头看向自己的画作,没有看到预想的画面,只剩下了一个木板。

他心里咯噔一声,与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:“之后再聊”就挂断了电话。他走到自己的画板旁,小声的说:“该死,不会掉哪了吧。”

可是他在地上找了又找,连个影子都没见到。

“你在找什么?”

“我在找我的画。”

Thor先是回答了一句,然后抬头看向来人。

Loki笑着看着他,说:“Hi,又见面了。”

太阳落下了山,桥边的灯突然的亮起。

Thor呆呆的看着Loki,没想到他画中的人就这样的出现了在他面前。

“Oh…hi。”Thor说。

“什么样的画?”Loki问。

“呃……就……普通的风景画。”


 

“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,欢迎回来。”

Thor一身戎装,被他的弟弟Loki拦在了宫门前。

出征时他还想着,应该不会在新年之前回来。但是出乎意料,这场战争比他想象的要简单一些,所以他刚好在新年的前一天回来了。

Loki把手里用丝绸包裹着的包裹塞到Thor的手中,笑着说:“打开看看。”

Thor叫他的副将把军队带走,宫门前只剩下Thor和Loki二人。

Thor打开包裹,里面是一个木质的小锤子。

“这是我在西阁的旧厢房中找到的,怎么样?”

Thor笑着看着他,一手拿着小锤子,一手抚上Loki的黑发,眼里充满着宠溺。

“现在Loki真的长大了,不是那个哭着跟哥哥抢玩具的小孩了,想当年……”Thor玩笑说。

Loki打掉Thor放在自己头上的手,打断Thor说:“行了,你不要就给我吧。快去找父王吧,他很想你。”随后他伸手欲抢过小木锤,但被Thor躲开了。

“我可没说我不要。”Thor说,笑着揽过Loki的肩,说:“走吧,去见父王。”

对于Thor的胜利归来,他的父王奥丁笑的格外开心,又是赐封地,又是赏金银的。

但都被Thor拒绝了,他说他不需要这些。

奥丁真的觉得自己的孩子成熟太多了,也到了成家的年龄了。

他对着Thor谈了某位公爵的女儿,Thor也知道他父王的意思,但他还未开口拒绝,Loki就替他开口问:“这位公主不是有心上人了吗?”

奥丁被他的小儿子问住了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,他看着大儿子脸上还未愈合的伤,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,便让他回去休息了。

Thor走在Loki身后,很明显的感受到之前还很开心的Loki现在不太开心了。

他知道Loki的心思,只是……

“Loki,咱们去喝几杯吧。”Thor大步追上Loki,揽住Loki的肩,笑着说。

Loki没有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。

Thor看他因为自己而闷闷不乐样子,心中突然涌出一股酸涩,堵在喉咙中。

“Loki?”Thor突然停下来,放在Loki肩上的手也随之落了下来。

Loki停下来转头看他,被突然的抱住。

Thor抱着Loki,长叹一声。随后他放开Loki,捧起他的脸,在他额头吻了一下。

“走吧,Loki。”

之后是Thor走在前方,他拉着Loki。所以他没有看见身后弟弟那狡黠的眼睛。





又是一个傍晚,Loki像个偷窥狂似的,躲在桥头的柱子旁盯着在不远处画画的Thor,尽管他带着帽子,很多人都看不见他。

等天色暗了下来,他实在看不清Thor,他才走进他。

这次Thor没有画他,画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夕阳,快要画完了。

他最终没有打扰Thor,他就那样一直站在Thor的身边,看他画完了画,看他收拾东西,看他离去。

他不应该爱人,没有结果的。

他会看着他老去,死去。然后送他转世。

到此为止吧。

“I love you。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
最让他开心的,同时也是最难过的事发生了。他本想是与Thor告别的。

Loki看着面前的Thor,直至眼泪模糊的视线,然后无声息的落下。

Thor温柔的擦下他的泪水,捧着他的脸,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。

这个吻,像是几百年前那个吻,一样的温柔。

就这一次……就这一次……

Loki在心里说着,等到下一次,他就会让Thor忘掉他,什么都不留。

他抬手,紧紧抱住Thor。






 

“Thor——你背叛了你的父亲。”

“原来是你,Loki——”Thor咬牙说,此时他在牢笼之中,隔着铁栅栏,面对着Loki。他全身都是伤,但最疼的还是心里那一道。

曾经他以为的感情,只不过是这异国王子的计谋之一罢了。

“不,把他们放进皇宫的不是我,是你Thor。大家都知道。”Loki笑着看着Thor,伸手越过栅栏,放在了Thor的肩上。那里有很深的伤,是他用剑刺的。

“不知父王会怎样处理你呢……

我想他应该会把你流放……”他说着,眼里是那样的深情。

“Thor,我觉得你真可怜”Loki突然笑了,“但是却不是我见过最可怜的。你知道吗,你们在十二年前杀的那个质子,想起来了吗?他可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。他真可怜,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处死。”

Loki想的没错,尽管Thor是奥丁最喜欢的儿子,他还是把他流放了。

“愚蠢的男人。”Loki站在高台上,看着远去的Thor,骂道。

骂的不知是Thor,还是奥丁。

Loki有一个月没有见到Thor了。

他每天忙碌着引导鬼魂投胎,根本没有时间去见他,更别说让他使Thor忘记自己了。

今天他记录了最后一个人,引导着他投了胎。他摘下帽子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走到桥上,等着Thor下班。

“你这几天都去哪了?怎么不给我打电话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?又有多想你……”

Loki这一次也是准备让Thor忘记他的,只是当他看到那个身影向他跑来,然后紧紧抱住他时,面对他的质问,他说不出话。

心里又想着……下一次吧……最后一次。

“怎么还不下雪呢……”

“你们为什么都在等雪?”Loki问。

今天那最后的鬼魂,他死于癌症。他知道自己死后并没有太悲伤,他只是仰望天空,说了一句:“看来我是看不到今年的初雪了。”

“你不知道吗?如果恋人一起看到初雪,会一直幸福的。”

十一

Loki不知道初雪的意义,只知道下雪很美。

桥边有一个照相屋,他刚和Thor在这里照完一张很滑稽的合照。他在这里等照片洗出来,Thor看到不远处有卖糖葫芦的,他就去买糖葫芦了。

屋外很冷,Loki没等多长时间,照片就洗出来了。两张一样的照片,很简单但是却又很滑稽,像结婚照一样。

“嘿,Loki——”Thor手里拿着糖葫芦, 走了过来。“照片好了吗?”他问。

Loki点头,对他笑了一下。把手里的照片递给他。

Thor拿过照片,把自己手中的糖葫芦塞进Loki手中,抬头亲了一下Loki的额头,之后才低头看照片。

“很不错。”Thor看着照片说,他转头看向Loki,他的脸没有一丝血色,总是这样。

Thor的手敷上他的脸,埋怨道:“真是的,你的脸怎么这样苍白,这样凉。你冷不冷?”

Loki看着他蓝色的眼睛,之前的开心突然被一丝酸涩搅乱,他怔了一下,扯出一个笑,说:“我不冷。”

Thor看着他笑,也笑了出来。

二人站在江边,听着风声划着江面的声音,还有远方的游轮声。

Thor笑着看着远方的渔民,桥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,黄色柔和的灯照亮桥边的二人。他又听见身边的路人突然的喧闹了起来。他依稀听见一句:“下雪了。”

他看向天空,白色的雪花无声息的散落,有的在灯光下飞舞,有的已经落到了自己的肩上。

“Loki,”Thor兴奋的叫道,“下雪了。”

他转头看向Loki,而后者早已泪流满面。

十二




  
Loki以为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。

他赶来时,奥丁早就跑远了。

皇后全身是血,她躺在地上,没了呼吸。

“母亲……”Loki低着头,轻声念了一句。

三天后,他的异国侍卫在皇宫附近丛林中找到了逃跑的奥丁。

Loki蹲下身与奥丁平视,笑容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

“谢谢父王传位与我。”他说。

十三

奥丁带着怨恨死去。

十四

新任的王,弑父害兄。

他们都知道这回事,甚至有人亲眼看到,只是没人敢说。

“你们确定是他?”

“千真万确,他已经坠入悬崖,绝无生路。”

Loki看着手上小木锤,那是他派去的刺客带回来的,上面有一半已经被血染成了暗红色。

Thor死了。

可是他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。

他应该开心的,可是眼泪却砸到了手中的木锤上。

又一个冬天。

初雪迟迟不下。

很多人就这样一直盼望着初雪,可是都快要新年了,可还是不见雪的影子。

去年这个时候,Thor刚好回京。

他送了Loki一个小鹦鹉,是Thor特地给他买的。

在以前,Thor每年都会在年前给他准备一些小礼物,都是一些民间的小玩意。

后来鹦鹉死了,那些民间的小玩意也早就失去了色彩。

没有人再会送他新的了。

十四

Loki再次走到了那座桥上,他以前只要有空就会来这里,看着Thor从桥上路过。

Thor很早就不再画画了,具体时间他也忘了。

他等了有四个小时,那个身影还没有出现。

他落寞地站在桥头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直到桥边的阿婆准备收摊,他才迈开了腿。

他听见阿婆的埋怨声,说她在这里坐了一整天,挨饿受冻的,一个也没有卖出去。

Loki摘下帽子,他本想去阿婆那里买些东西,但他最终是没有买到。

“你是谁?我是不是认识你?”

Thor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。

Loki浑身怔住,他回头看着Thor,喉咙被一股无形的力扼住,让他无法呼吸。

他咬牙,甩掉Thor抓在胳膊上的手,想要快点逃离Thor。可是谁知,Thor又紧紧抓住了他,抓的是他的手。

Loki他看到了许多,也看到了自己,也想起了自己。




阿斯加德残忍的王——Loki,死于一个冬天。

他没有妻妾,更别说子孙了,孤独一人。

他没有撑过新年,也没有见到当年的初雪。

他在晚年时候,总是神志不清的。

在他死前,侍女守在他床边。

他当时握着一个小木锤子哭的不成样子,嘴里念叨着:“哥哥,这是我给你的礼物,你怎么还不回来。”

十五

Thor看着手中照片,心里有一股莫名的酸涩。

在他印象中,没有照过这样的照片。

并且他也不认识桥上的那个人。但他确定,那个人就是这张照片上,他身边的那个人?

他总觉得他忘了什么,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“你相信命运吗?”

Thor蹲在桥头的地摊前,听阿婆问道。

他笑着抬头,说了声:“No,我不相信命运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老人又问。

“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命运这一说,那太不公平了。”Thor拿起了一把小剪刀,他觉得这把剪刀很不错。“为什么有的人注定幸福美满,有的人注定孤独一生?这不公平。”他说

“这与前世有关。”

“那我的前世是个罪人吗?”

“你不是。”

“那为何我孑然一身?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只想要一个爱人。”Thor回以一个苦笑,随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,天蓝色的背景,上面有两个男人并肩笑着。“对了,阿婆,你认识这个人吗,好像就生活在这附近。”

老人摇摇头,说不认识。

Thor叹了一口气,话语中有多少落寞,地摊前白发苍苍的老人都听的出来。他随后笑了一下,拿着剪刀起身,说:“我要这个了,多少钱?”

阿婆摇摇头,说:“你已经付过钱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——

十六

“前辈,你知道吗,你以前总蹲桥边上偷看的,那个金发男人搬走了。”

一个地狱使者话落,Loki手中的笔突然的掉了。

“是吗……”Loki闻言浑身怔住了,他没有抬头看向他的同行,桌上的鬼魂录就差最后几笔了,他似乎是想写完这几笔再与他的同行聊天,但当他再次拿起笔时,却停在了半空中,直到笔尖的墨滴到白纸上,慢慢渗开。

他的同行见状“诶呀”了一声,立马上手把那张滴了墨的纸给撤了下来。

“这下你要重抄了。”他说。

“前辈,你昨天为什么哭了?”他的同行问。

没有撕心裂肺,也不是嚎啕大哭。

只是非常的难过。

与Thor的相遇。

对奥丁的恨。

所有命名为感情的计谋。

Thor的眼泪。

那木锤上的血。

他都记起来了。

十七



十个冬天过去了。

二十个冬天过去了。

三十个冬天过去了。

四十个冬天过去了。

Loki再也没见过Thor。

茶屋里所有的茶杯都被他安置好了,只剩下手里的一个,他也要走了。

Loki的手摩挲着茶杯的边缘,“不知道Thor你在哪里……”他自言自语道,“再见了,哥哥。我希望你一切都好。”

眼泪滴到手上,沿着手背落到桌上。

泪水滴到桌上的那一刻,门外的铃铛也响了。

Loki擦掉泪水,起身走到门前,打开。

他的同行站在门前,手里拿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Thor。

“我觉得,把他带到你这里更好。”他说。

Loki接过卡片,他的同行转身离去,留下已然年老的Thor。

Loki呆呆的看着他,他自己还是以前的模样,而Thor已经两鬓斑白。

眼泪不听话的溢出眼眶,Loki转身背对Thor,快速的擦掉眼泪,带着点哭腔说:“进来吧。”

Thor走进茶屋后,变成了二十多岁的样子。

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Loki不管怎么压低声音,还是盖不住那哭腔。

Thor看着他,在他的对面坐下。他突然笑了:“没想到,我还能见到你。我怎么会忘了你呢……我亲爱的弟弟。”

可他的眼里更多的不是笑意,而是伤痛。

Loki闻言面色突然变得煞白,为他准备的杯子落到了地上,摔得四分五裂。

他背对着Thor,就那样沉默着。

许久,他转身面对Thor,他费力的扯出一个微笑,说:“好久不见,哥哥。”

Thor没有说话。

Loki又找了一个杯子,他低着头,要把杯子看出花的架势。

“很可笑吧,我又爱上了你。”Thor开口,他看着Loki低着头,滴到桌上的眼泪,犹如砸到他心上的陨石一样,他又说:“你别哭了,我不想看你哭。”

Loki抬头看他,他在笑着,与之前的笑好像多了点什么。

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Loki说,尽管Thor说不想看他哭,可是他的眼泪还是一直在掉。

“我过得很好。”Thor回答,“我无法面对你,所以我选择搬走。”

……

“你知道吗,我觉得你是爱我的。”Thor起身,走近Loki。像百年前那样,抚上他的头,温柔的笑着,“就算你把我逼到死路,我也觉得你是爱我的。”

Loki还是不说话,连Thor的眼睛都不敢抬头看。

“我找过你。”Loki说。

Thor温柔地为他擦掉泪水,没有说话。

一个地狱使者所负责引导转世的鬼魂,只要他换了个地方,地狱使者就很难找到他。更何况是个大活人。

Loki见Thor不说话,以为Thor不信他。他本想再说些什么,最后话到嘴边,却变成了他再次为他倒茶,说:“喝下它,都忘了吧。”

这下Loki终于抬头看着Thor,眼泪根本止不住。

“那些痛苦、悲伤的瞬间就都忘了吧,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。把我也忘了吧,忘得一干二净。“

Thor放在他肩上的手,安静的落了下来。他苦笑着,说:“Loki,虽然让我难过的始终是你,但是,忘记你并不让我好过。你还不懂吗,因为我爱你。”

Thor捧住他的脸,轻轻吻上他的额头。

二人沉默着。

许久,Loki深吸一口气,眼泪也终于被他止住了。

他对Thor笑了一下,碧绿的眼睛映着Thor的脸。

“哥哥,这不是你的终点,你不必这样。你知道吗,

人类有四种人生

撒种的人生

给种子浇水的人生

浇水的种子收获的人生

享用收获的人生

你今世,是第二个。以后,你会好好的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二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,Thor冷静的看着Loki,而Loki也看着他,眼里又出现了泪水。

“如果这不是你最后一个人生,那你转世之后,会不会记得我?”

“如果你需要,我祈求神明,祈求上天,让我记住你。”Loki答。

“喝下它吧,我们一起走出去。”Loki眨了眨眼睛,笑了一下。眼里的泪珠被他眨了下来,流到嘴边。

Thor苦笑,轻声说:“只要看见你笑,我也会很开心。”

他喝下了桌上属于他的那杯茶,然后把手放到Loki等在半空中的手上。

Loki牵着他,走出了茶屋。














十八





“嘿,生日快乐!Thor。”

今天是Thor的二十六岁生日,他的朋友为他庆祝到大半夜,然后都没良心的什么都不管的就走了,留下一片烂摊子给Thor。

他喝了很多的酒,头有点晕。他看着客厅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头疼的要命。

他叹了一口气,最后决定还是明天收拾这些。他洗漱好后躺在床上,头晕晕的,但是睡不着。

突然他想起来还没回父母消息,手在床头摸了几下才摸到了手机,他打开手机,看到他妈妈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。

妈:儿子啊,你都二十六了,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啊,你都这么大了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谈过,要求别太高啊。

Thor又叹了一声:真是亲妈。

他也想要个女朋友,但是真的不是他要求高,只是他遇到的所有女生,他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他睡得很完,第二天中午才起的床。

他洗漱完毕,煮了粥喝,然后开始收拾客厅的烂摊子。

他收拾了有一个小时,才把客厅收拾干净。他穿好衣服,拿着盛满垃圾的垃圾袋下了楼。

室外格外的冷,就那样干冷,还有大风。

Thor被室外的空气冻了一个激灵,他小声埋怨道:“真是的,冷死了。”

楼下的阿婆听见了他的埋怨附和说:“是啊,真的很冷,这么冷也不见下场雪,都快过年了。”

Thor回以一个微笑,把垃圾扔进了垃圾桶。

他本想立马转身钻进楼里,但是他的眼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形修长,黑色西装的男人。

他愣在楼前,那个男人正站在马路对面,看着他。

他看着男人一步一步走进他,停在他面前。

这个男人比他矮了半个头,碧绿的眼睛。

“我……”Thor看着男人碧绿的眼睛,眉头皱了起来。“是不是在哪见过你?”

他话音刚落,男人就突然的红了眼眶。

“我是Loki。”他扯出一个微笑,对着Thor说。“我找到你了。”

鬼怪设定。

想了一下

大概洛基对大锤的感情就是

即使索尔处于深渊,万人唾弃,他也会不顾一切的跳下去拥住索尔,

然后捅他一刀